1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三年前,他本有机会成为宇宙最大房企董事长,还能兼任中国最大央企之一的高管,占尽市场之红利,同时保留体制内的崇高地位。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偷偷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三年过后,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对日本鬼子的这条战略一定感触颇深。

三年前,他本有机会成为宇宙最大房企董事长,还能兼任中国最大央企之一的高管,占尽市场之红利,同时保留体制内的崇高地位。

奈何,因为一个事先张扬的公告和两份声明,这场全中国瞩目的“野蛮人入侵”,暴露了色厉内荏的本色,最终一败涂地。

三年后,他痛下决心,离开了央企华润集团,成为了中国最大的民企之一平安集团的“钦差大臣”,前往接管“环京之王”华夏幸福。

这一次,兵不血刃。


1

如果给姚振华一次重来的机会,他最想改变的操作,是哪一段?

是不去惹格力的董小姐,还是对南玻A原高管“漫天要价”的股权激励方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抑或一开始就不该发动这场改变了中国资本市场历史的股权之争?

在很多外人眼里,姚老板的败笔,在于那份以严厉措辞“弹劾”王石、郁亮的罢免公告。这份公告给了王石、董小姐“告御状”的口实:

你看,他一进来就要做掉我,还不是“野蛮人”?

原本姚老板夜访王石,尊称“老大哥您仍是旗手”,却遭遇到当面轻侮,更是不断被攻击“卖菜的、不配”,而赢得了绝大多数看客的同情心。但因为这一份公告,同情转而给予了在股东大会上鞠躬道歉的王石。

这份被王石认为“对手搞我的黑料”的公告,其实无非是搜集了一下公开资料,算了下王石在哈佛游学期间白拿了多少工资,与管理层真实的的蝇营狗苟相比,远远称不上“黑料”。

中国的上市公司,尤其是大股东缺位的上市公司,管理层多多少少都有“掏空上市公司”的行径,谁也经不起查。不仅王石怕,董小姐也怕。宝能这份公告,客观上造就了王石+董小姐的上层资源的结盟,最终导致形势逆转。

后来,很多人都说,发出这份公告的宝能,是为吴向东的上位做铺垫。

这位华润置地的掌舵者,被媒体抬高为“宝万之争”的幕后策划者。无论真假,如果上述“弹劾”公告强行表决,吴向东很可能取代王石,成为这一宇宙最大房企的董事长。

奈何,这只是一份“色厉内荏”的公告。在被董事会否决的情况下,宝能系最终并没有行使单独发起临时股东大会、对议案进行强行表决的权利,错过了“生米煮成熟饭”的最佳机会。

芥末墩(jiemodunfinance)的一位“大鳄”朋友后来扼腕叹息说:

书生误国。

姚老板并不是炸油条的屌丝出身,相反,华南理工大学双学士的他,“是一名知识分子”。一向快、准、狠,姚老板却没能“一不做二不休”,被这位“大鳄”朋友认为是“犯了知识分子的通病”——软弱。

但情况也许并非这样。芥末墩(jiemodunfinance)了解到的信息是,宝能系没有发起这场强行表决的真正原因,是当时的“盟友”华润集团,已经无力对“弹劾”议案投出赞成票。

——傅育宁的手,此时已被国务院国资委“缚”住了。

而这一切,又来源于上述公告之后的两份“事先张扬”的声明。

2016年6月23日晚间,宝能系和华润集团一前一后,发布了两份措辞相近的声明,称万科存在“内部人控制”问题。

擅于营造舆论的王石就此发动了独董华生、小股东刘元生、媒体等一切力量,以这两份声明为例,大造宝能与华润为“一致行动人”的舆论,不仅引来了深交所的关注,更是成功地通过上层影响了国务院国资委,向华润下达了命令:

“央企不与地方争利”、“不得就万科事件单独表态不得再就万科事件随意表态、任何行动要预先征得国资委同意”。

最终的结局,所有人都已了解。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这是一场用一份公告、两份声明“事先声张”的“野蛮人入侵”,抱憾的除了姚老板、傅育宁,更有很多你我这样的期待这个市场用股权而不是用权力说话的看客。

当然,还有一度就要取代王石的吴向东。

2

央企的生存之道,倒不一定要做出什么业绩,最重要的,是不卷入是非。

吴先生却两度卷入。也是醉了。

那封被认为深情款款的告别信,在芥末墩(jiemodunfinance)看来,明明是对傅育宁的挑衅啊:

今天我要奉劝大家绝不要轻易离开华润!除非优秀的人实在太多,英雄无用武之地,或者因故变成“受气包”、工作不开心了,这时候才可以考虑离开。

英雄无用武之地、受气包,不开心,所以我吴向东离开了。

这一次,他投靠了资产可以与华润一较高下的平安集团,和姚老板一样稳、准、狠,但却“不事张扬”的马明哲。

老马大手一挥,向北方去。

这一次,吴向东面对是一个远比王石柔弱的对手,因为缺钱而不得不“引狼入室”的王文学。

草灰蛇线早在一年前就埋下。平安斥资137.7亿元拿下这家全国top10房企19.7%的股权,成为仅次于创始人王文学的第二大股东。华夏幸福就此解了资金链的渴,但付出的是王文学从绝对控股地位,下滑到相对控股。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很快,吴向东以CEO兼总裁空降而至,跟随他从华润而来的,还有一位掌管财务大权的俞建,以及负责城市更新事业部的副总裁赵荣和赵炜。

2018年9月18日,59岁创业元老胡学文辞任董事,来自平安的孟森、王威进入董事会。

2019年3月18日,又一位元老郭绍增,辞去华夏幸福第六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取代他的,自然是代表平安入主的吴向东。

至此,王文学的“左膀右臂”胡学文、郭绍增等多位创业元老,淡出华夏幸福董事会、管理层。

更为重要的是,3月18日的董事会决定,吴向东就此担任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

要知道,去年9月份,华夏幸福曾经专门修改了公司章程,增设副董事长一职。这个职位是为吴向东“量身定做”的,在马明哲原本的规划里,是要替王文学维护一下对外的尊严的。

但“副董事长”这一称呼,总会让吴向东想起那位“傅董事长”,那位跟自己一样让王石给憋屈了几年的老领导。

半年过后,章程修改赶不上形势变化,吴向东干脆直接出任“联席董事长”。

王文学也就这样被“联席”了。

过去几年,互联网是联席董事长、联席CEO出现频率最高的行业,美团-大众点评联席CEO张涛、滴滴快的联席CEO陈伟星、58-赶集联席CEO杨浩涌……这种虚职,他们都是挂几天就走了。

只有王石先生例外,他是不会轻易放弃华大基因联席董事长职位的,因为他需要这个Title来假装自己还没被主流商业圈淘汰。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王石的本家,王文学先生,恐怕也是非常珍惜这个“联席”机会的,没有人愿意将自己一手打拼的天下拱手让人。前有绿城宋卫平因为赌场失意,后有佳兆业郭英成因为“望北楼”,都曾被迫引入“白衣骑士”,暗地里却在不断积蓄力量,一旦回血,立刻反悔,把“白衣骑士”赶了出去。

他们俩坑的,和贾跃亭坑的是同一个“风车骑士”,他的名字叫躺鸡磕的·孙宏斌

王文学何尝不想也这么坑一把马明哲?但是他的希望已经越来越渺茫。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王文学能否逃脱平安温柔的入侵?

华夏幸福6名董事,分别为董事长王文学,联席总裁、董事孟惊,副总裁、董事赵鸿靖,以及代表平安的总裁、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平安人寿总经理助理孟森,平安集团资产管控中心战略投资管理团队董事总经理王威。

双方的比例为1:1。即使王文学仍是公司第一大股东,但董事会将代表股东大会决定绝大多数事宜。而在公司日常管理决策中,CEO和总裁说了算,它们都由联席董事长吴向东兼任。

让王文学难受的,还有华夏幸福被迫执行的北京-深圳“双总部制”

华夏幸福发布的软文说:

双总部运营模式的背后,事实上是华夏幸福不再拘泥于环京津冀模式的路径依赖,而是向全国遍地开花发展的决心。

哎,芥末墩(jiemodufinance)也真是有些心疼华夏幸福的公关同学们,连银行的钱都还不上了,还“全国遍地开花”,这可真是“口吐菊花”。

其实只是因为人家吴向东,不想离开自己的妻儿去遥远的北京吸霾罢了!

至于深圳总部的选址,也很简单,就在深圳华润大厦租一层楼吧,毕竟吴向东这人其实也有点抠,楼下停车场的年卡不给他退费,那就只好接着用咯。

双总部的建制,也意味着吴向东的决策,已基本不需要征求王文学的意见。

兵不血刃之下,吴向东,距离取代王文学成为华夏幸福的最后话事人,只剩下最后一步。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3月12日,平安集团联席CEO任汇川在业绩发布会上,代表平安表态称:

“平安入股房地产企业,坚持纯粹财务投资者的定位,不干预企业管理,不做野蛮人。”

这一次,没有那来往的公告与声明,悄无声息地,吴向东代表平安,完成了多华夏幸福的“温柔进入”。

但“温柔”只是假象,对于王文学来说,他的感受与王石的被“野蛮插入”感受并无二致,只是他暂时还没有底气,让矛盾爆发,更无反击的资本。

3

越是缺什么,越是讲什么。

“不干预企业管理”、“平安不做野蛮人”,52岁的王文学笑不出来,但70岁的葛文耀和38岁的李想都笑了。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2011年,平安信托以29.24%的持股权成为上海家化实际控制人,并持续增持。两年后,一手打造了上海家化的董事长葛文耀,因为想要并购海鸥手表,遭到平安的反对,而主动公开了双方的矛盾:“平安进来后,家化集团便名存实亡,只有卖资产”,而平安不断派驻的人员,让葛文耀感觉自己被架空……

双方你来我往,在媒体上打了几个月的嘴仗。最终,平安因为发现了葛文耀在上市公司设立的一个小金库,而将其成功罢免,并一度差点将其送入了监狱。这场战斗,以平安胜利,执掌公司28年的葛文耀退出而告终。

葛文耀最近一次谈及上海家化,是他离开上海家化的5年纪念日。他在微博上感叹:

我离开上海家化5年,A股大盘涨34%,上海家化跌了52%。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而财联社的报道也评论称:平安入主后带来的内部人事动荡可能也让上海家化错过了最好的发展期,2013-2016这三年行业虽增速放缓,却面临变革:渠道变化、电商涌入、营销如火如荼...现在看来,上海家化真是赢了资金、却错过了发展

另一个把公司卖给平安然后吐槽的,是如今正在忙于造车的李想。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2016年6月,平安信托以47.7%的持股份额成为汽车之家大股东后,就开始对汽车之家高管层进行调整。先是平安在占多数席的董事会罢免了汽车之家CEO秦致和汽车之家CFO钟弈祺,随后分别负责媒体业务、经销商、人力资源三个核心业务的副总裁韩松、李欣以及王友华也被通知“不再担任原职务”。

当时,汽车之家任命了多位新高管。其中,康雁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兼管媒体事业部整体业务;王俊朗担任副总裁兼CFO;石京魁担任公司副总裁,分管人力资源部,而这些新任命的高管,大多来自平安。

时任汽车之家CEO秦致甚至曾一度想发起私有化,以避免公司被平安信托收购。但最终,仅用三个月时间,平安就完成了对汽车之家的全面占领,使其成为了平安在汽车领域布局的重要一环。

很快,平安主导下,汽车之家app完成了一轮改版。创始人李想这样评价: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而网友的评价则更为简单:

这哪里是汽车之家,这明明是“车托之家”!

最近一次与投资对象发生纠纷,发生在2018年10月。

当时,上市公司飞利信(300287)发布公告,公司于2018年10月24日收到控股股东函告,获悉控股股东杨振华等人持有的公司股份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申请人为平安信托。

据新京报报道,这一冻结事件背后,源自平安信托成为飞利信第二大股东的2016年,杨振华曾不得已与平安信托签署“抽屉协议”,对平安的投资本金和不低于10%的年化收益进行个人保底。

2018年下半年,受资本市场整体影响,飞利信股价持续下跌,平安信托浮亏一度接近60%。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平安向法院申请对大股东股份进行了冻结。

因为担心失去企业的控制权,杨振华选择对媒体公开了这一切。此时,正值民营企业座谈会期召开,“纾困民营企业股权质押风险”成为了主流,平安信托“顶风作案”,引发了媒体的集中报道,而这最终也暂时救了杨振华。

……

4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每一场战斗都赢了下来,却从未落下“野蛮人”名声——这就平安的“野蛮人”历史。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坊间有传闻,马明哲曾在宝万之争后批评平安的投资团队,为何没有给出在2015年买入万科的建议?

论投资能力,马老板确实可以向姚老板取经。但是,论做“野蛮人”,姚老板要向马老板学习的更多。

不信,你问问吴向东。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

本文为芥末墩财经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芥末墩财经为您提供新鲜热辣的财经、科技、商业资讯,目前已入驻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百家号、新浪看点、大风号等各大自媒体平台。更多内容请关注:jiemodunfinance;内容合作请联系:ripleyxiaofeng。

"平安“蚕食”华夏幸福:论做“野蛮人”,马明哲甩了姚振华几条街"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