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许家印,这个时代所造就的人他可以被看成是中国30年发展史的一个缩影也可以归结入同一时代企业家的拼搏路径小时候,有位算命先生曾给许家印看相:孩子,你将来是要端金碗的啊。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许家印,这个时代所造就的人

他可以被看成是中国30年发展史的一个缩影

也可以归结入同一时代企业家的拼搏路径

小时候,有位算命先生曾给许家印看相:孩子,你将来是要端金碗的啊!

许家印今天确实捧了个金碗——恒大地产。至2016年第三季度,恒大首次以2805.8亿元的累计销售金额赶超万科的2629亿元,终于成为国内销售量最大的房企。这家1997年才正式运营的房地产公司,在近二十年时间里,从单盘草创快速蹿升为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巨头。

直到现在,恒大实行的还是“紧密型集团化管理模式”,即公司运营中的重大事项都由集团进行统一管理,有人把这种模式戏称为“中央集权”。它非常适用于扩张性战略,保证了“精品模式”能快速复制到全国。举个例子,如果今天凭空突然来了一个地产项目,恒大可以在短短两个小时内,组建一个工种齐全的队伍立即操作。这种垂直化管理,保证了恒大全国化扩张中不走弯路、规避风险、节省成本和标准化运营,当然也保证了许家印的绝对权威。

许家印制定出了高达6000多条的规章制度和产业流程,甚至员工的伙食、接送、住宿等,恒大也会建立一个个硬性标准去衡量。但这恰恰是他的特点,追求完美和规模,又不放弃细节。恒大的一位合作伙伴曾说:“在中国的公司中,没有一家的执行能力能超过恒大。”

改革,国有企业,上世纪80年代,炼钢,知识青年、工人阶级……这些混杂甚至是充满内在张力的因素,给许家印随后的生涯涂抹上了某种一以贯之的底色。许家印的管理风格、铁腕风格以及狂热的营销方式,也可以从他的舞钢生涯中寻觅到基因。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许家印河南老宅里的老相片)

早年吃长毛的窝头

许家印走的是一条穷孩子的奋斗之路。1958年,许家印出生于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他的父亲16岁参军入党,做过抗日部队骑兵连的连长,负伤后回家在村子里当仓库保管员,负责拿钥匙、记工分,性格耿直、认真。许家印还不到1岁,母亲得了败血症,匆匆撒手而去,许家印从此成了“半个孤儿”

照看许家印长大的是奶奶。许家连续多代单传,奶奶非常疼爱幼年丧母的许家印。许家正房的北面墙壁上,至今仍挂着一幅奶奶的肖像,这是少年许家印无师自通,用“方格法”按照比例一格格地画出来的。初中时学校曾带学生去了一次县城,许家印看到了农村和城市的巨大差距。

高中毕业后,他几乎做遍了所有的农村工种,下地锄田,开拖拉机,甚至在生产队里挖大粪。

“我的小学在没有窗的茅草房中读完,6年里,我都是蹲在一个泥台子上听课并完成作业。高中住校时睡的是大通铺,每人墙上挂个竹筐,一年四季,里面的窝头是我全部的粮食。冬天可以吃一周,夏天只能吃三天,就这样还是要长毛的。没关系,洗洗就可以吃了。”许家印对年少时艰苦的岁月至今记忆犹新。

不过,这段生活经历给了他最深刻的人生体验和成功动力。“我的童年的确异常贫困,但这些经历给我更多的是帮助,让我形成今天特别勤奋、严谨、坚韧的性格。”1977年恢复高考后,许家印以优异的成绩考上武汉钢铁学院(现武汉科技大学)冶金系。在人口达1000万的周口市,他的成绩位列前三。

大学时代的许家印常穿着一套黄军装,晚上洗,白天接着穿。“就算是一套旧衣服,也总是干干净净的。”家贫的许家印能读完大学,全靠学校当时提供的助学金。“我们这代人感激党和国家,是发自内心的。高考彻底改变了我们的人生,国家助学金又支持着我们读完大学。”许家印说。 

他当了4年的卫生委员,这实际上是个“求人”的活儿。到了大扫除的时候,他总扛着个大扫帚,朝着男女宿舍楼大喊:“打扫卫生啦!都快下来啦!”有时候男生下来,女生不太愿意下来,许家印就一个宿舍一个宿舍去找。“许家印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从那时候就开始成长,这也让他人情更练达。”他的大学老师孟宪昆说。 

许家印当时唯一的奢侈,就是吃一毛钱一碗的热干面。直到他成为中国最富有的人,他最喜欢的夜宵,10顿里有5顿还是热干面。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舞钢新来个年轻人

1982年,许家印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河南舞阳钢铁公司工作。他走了一条大多数知识分子当年所走的路:毕业分配后,满怀抱负地在一线工作岗位埋头苦干。在舞钢的10年,他从技术员做起,由于年轻有为,很快就得到重用,随后便晋升为车间主任,并获得冶金部颁发的高级经济师职称。

河南中部小城舞钢市,原为舞阳县一部分,1990年10月改设为舞钢市。因舞阳钢铁公司(下称“舞钢公司” )而得名,这是一个在中国曾经很光荣的城市组成方式,一个企业,就是一个城市。而在舞钢公司的生活区,但凡上了年纪的人,对“许家印”这个名字都不陌生。提到许家印,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这人厉害!”

1970年,因要满足国防工业宽厚钢板的急需,当时的中国冶金工业部投资建设舞钢公司,1978年正式投产。投产之初,管理及技术人才缺乏。而许家印作为第一个被分配过来的大学生,被委以重任,担任公司轧钢厂下属热处理车间的主任陆岳璋助理,热处理车间有300多人。热处理车间隶属于轧钢厂,是生产必需的一道工艺。没有热处理车间的工艺,钢板(产品)无法成型。热处理车间是全厂最大的车间。

当时的舞钢,和其他国企一样,都存在着种种弊病,人浮于事,没有动力,毫无效率可言。在这样一种氛围里,许家印气质格外异样。“不像有些世故的人故作热情、装腔作势,他说话不啰嗦,干练,也很沉稳。”原舞阳钢铁公司管理人员王芳这样评价许家印。当年王芳负责企业各单位合理化建议的搜集整理,许家印提的合理化建议是全公司中最多的,至今仍令王芳印象深刻。

上班两个月后,许家印制定出“生产管理300条”,企图将管理制度固定下来,最有趣的当属“150度考核法”了。一个细节可见用力之深:当时很多值夜班的工人爱打盹,很容易出现安全隐患。无奈之下,许家印提出一个考核办法:当值班人员身体打开的幅度超过150度时,便定性为上班睡觉,要罚款。许家印一炮打响,被人评价为“点子多”、“会管理”。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许家印(右一)在舞阳钢铁厂的工作照

车间里的“小皇帝”

进厂第二年,许家印的职位从技术员升到了车间主任,他在管理方面的潜质开始慢慢呈现。“我们把热处理和厚板这两块组建了一个调度中心,这个是许家印自己操作的,可以24小时进行监控和组织生产,保证合同100%完成。”陆岳璋说,1987年冶金工业部颁发给舞钢公司23项奖,许家印自己一个人就占了6项。

据陆岳璋介绍,实际上他与许家印参与的远远不止6项,“因为所有的重要产品都要通过热处理车间,当时讲究谦让,不好意思再多拿奖励了。”

短短几年里,许家印成就了舞钢最有活力的车间,他自己也获得了一个外号“小皇帝”。这个外号,包含着许家印在这个300多人大车间中的权威:技术上过硬,管理上言出必行,又善于处理跟下属的关系。

在鞍钢实习期间,许家印硬是把鞍钢全套的热处理技术、规程,全部“偷”了回来,全部手抄,数量惊人。陆岳璋惊奇地发现,能搞到这些规程,是因为许家印跟那些老师傅混熟了,关系非常好。这让他不得不感叹:“许家印你真有本事,我的面子就没那么大。”青年许家印的交游能力,可见一斑。

当时的一些细节,也展现了他“聪明”一面。比如他在车间做了个“热处理大院”,有人戏称“许家大院”,其中的休息室、会议室,包括里面的桌子、椅子,都是用废弃的钢材制成的!车间里没有洗澡房,许家印就用厚钢板焊了一个洗澡房,有人开玩笑说:“这澡堂子,连机关枪都打不进去,防弹的!”

如此年代如此做法,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即便是在舞钢岁月里,许家印就有了宣传企业的意识。由于热处理车间工作突出,外单位需要观摩学习,许家印便拍摄了一个《热处理在前进》的专题片,反映热处理的生产人员的工作状况。这个专题片在1989年制作完成,曾在舞钢电视台反复播放,宣传意识还是很超前的。后来的恒大地产每开大盘,总喜欢请成龙、范冰冰、谢霆锋等明星助阵,也正是许家印这种造势思维的延续。

许家印任热处理车间主任7年,热处理车间成为舞钢最有活力的一个车间,舞钢后来施行的许多管理制度也都是他的首创。而后来恒大集团硬朗的管理风格,均滥觞于许家印担任车间主任期间的管理实践。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


宁当鸡头不做凤尾

不得不提的是,许家印也正是在舞钢工作期间认识了其太太,两人生活非常简朴。而许的岳父岳母当时已退休,就搬过来与他们同住。作为有实权的车间主任,许家印可以给他们安排个轻松的岗位,既能打发时间又能白拿薪水,但“两老人整天在家织毛衣”。

舞钢时期的许家印,工作节奏像个“机器”。用他自己的话说“10年来从未休息过一天”:每天7点从家出门,7点半到车间,转一圈全部的生产工艺,8点整参加安全会。下午4点,参加上面的会,监督生产流程。周末加班,春节也要值班。

这时的许家印,也萌发了一些与当时体制并不合拍的商业意识。比如,有的合作单位买了公司的钢板以后,没有设备切割,他的车间就帮对方切割一下,挣点小钱,给员工换点福利。为了避嫌,他自己从来不拿。

不过,这可能也会惹人不高兴。比如一年春节,热处理车间每个员工都分到了200斤大米,厂里就有领导不高兴了,批评他“你怎么老给员工分大米”?许家印心里却想:我有什么错呢?给员工点福利啊。他后来才明白,只有我这个小团体的福利好了,那整个厂子怎么办?领导的面子又往哪里放?

“那个时代,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锋芒毕露。作为一个国有单位,走在前头的,领导肯定是喜欢的。相邻车间的有赞赏的,当然也有不赞赏的,毕竟那个年代体制没那么活。”他的老同事张军说,许家印确实算个强势人物,如果他做厂长,做起改革也肯定不会默默无闻。

许家印在舞钢待了整整10年,后来整个恒大地产的管理模式,有很多都是在这里开始发酵。一般企业发展过快,管理会滞后,比如之前的地产“恐龙”顺驰就倒在糟糕的管理上,但恒大在他的强势把控下,似乎并无其虞。

“他到哪儿,都是宁当鸡头不做凤尾的人。”张军评价许家印时,曾用了这样一句话。到了舞钢生涯的后期,许家印已经感觉发展空间越来越少,除非满足于这个“鸡头”的位置,否则他势必要离开。许家印后来对身边人还透露了一个个人原因: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觉得舞钢不过是自己走出了小山沟以后,又走入的另一个大山沟罢了,“四面都是山,一直有离开闯荡的想法。

面壁十年图破壁,他真的该走了。从此,中原少了一个果敢精干的国企厂长,却成就了一个搅动中国地产乃至“中国足球”的许家印。

据统计,1992年邓小平南巡当年,至少有10万干部下海经商。这些精英有知识,有行业背景,有社会关系,是中国现代企业制度的开创者、实践者,假以命运眷顾,他们当中大批人将成为行业的领头羊。许家印成功的故事或许是那个时代的最好的注脚。

张军说,许家印南下广东的头几年也不是很顺利,刚去一年左右还曾回来过一次。但最终,他坚持住了。

来源:中钢网、泰科钢铁

"千亿富豪许家印:当年为何放弃舞钢车间主任南下广东?"的相关文章
1
1

热门关注

1